不声不响的常州,正成为全球动力电池中心

2022-06-21 23:05:25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上观**

人们说起车用动力电池,总绕不开宁德时代,可大多数人忽略了常州。

不声不响,常州已经成为动力电池全国出货量**的城市。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前五的企业中,常州拥有四家,其中两家为**总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游企业数量达到3440家,居全国首位;动力电池已建成产能达85.5GWh,居全国首位。目前,常州动力电池年产值占全国份额的三分之一、江苏省的三分之二,正稳步成为“全球动力电池中心”。

常州在电池上发力,缘起大概在2015年前后。2015年,中创新航(原中航锂电)落户金坛,成为**家入驻常州的大型动力电池企业。2016年,宁德时代与溧阳合作,在溧阳成立全资子公司江苏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蜂巢能源落户金坛。

短短数年,宁德时代稳居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榜首”,江苏时代已成为宁德时代总部以外**大的子公司。中创新航成为国内动力电池独角兽企业,稳居国内动力电池排行榜前三。蜂巢能源产能加快爬坡,2025年产能目标提升至600GWh。

蜂巢能源董事长杨红新介绍,位于金坛区的四期项目正加快建设,规划动力电池年产能50GWh。中创新航董事长刘静瑜透露,公司正加大产能,从商务车配套为主转向乘用车配套为主,产能重点放在三元锂电池上。由此,公司将成为东风、长安、广汽等车企主力车型的电池供应商。

动力电池属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游的细分领域,上游有原材料,下游有整车制造及服务。龙头企业落地,必然带动产业链上的相关配套企业落户。

锂电材料龙头企业恩捷**份也已经落户常州金坛,该企业是宁德时代、中创新航、蜂巢能源的主力供应商,隔膜产能和出货量位居全球**。目前,金坛已建立正负极材料、隔膜、电芯、电池PACK箱体及配件、BMS(电池管理系统)等动力电池领域完整的产业链,“十四五”期间,金坛力争将新能源汽车打造成全区**千亿级产业。在溧阳,动力电池产业已集聚50多家国内行业细分领域的知名企业,产品涵盖正负极材料、电池隔膜、结构件等电池关键环节,初步形成了全国有影响力的动力电池产业集**。预计到“十四五”末,溧阳动力电池产业将迈上千亿台阶。

在动力电池下游,理想、北汽新能源、比亚迪、牛创新能源等整车企业,纷纷在常州布局生产基地。比亚迪整车项目的落户,推动比亚迪在常州高新区全方位“链式”布局,同时带动弗吉亚、泰瑞电子、大成**密机械等零部件配套商落户,产业集**效应日益凸显。此外,常州本地的充电桩运营企业星星充电,已成为全国**大的充电桩运营企业之一,为产业发展提供了支撑。

常州并不满足,正继续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

天合光能在光伏电池转换效率和组件输出功率方面,先后23次创造和**新世界纪录;东方日升的异质结关键技术持续突破,抢占全球新**光伏技术制高点;蜂巢能源推出全球首款无钴材料电池,开创动力电池全新品类;中创推出“弹匣电池”技术与产品,支持高达1000公里续航;在细分材料领域,贝特瑞在金坛基地投放磷酸铁锂和三元正极材料双产线,向松下等海外客户批量供货;当升科技是国内**批量产高镍正极材料的企业,单晶高镍新产品**能指标全国领先。为支持企业创新,常州先后建成天目湖先进储能技术研究院、中航锂电研究院等研发**。

未来的城市竞争,必将重归产业主赛道。过去,常州靠制造业赢得“工业明星城市”称号,未来仍然要靠制造业**产业**。常州,已站上以新能源为代表的新兴产业风口。“十四五”期间,力争动力电池产业规模达1800亿元,建成一批百亿级龙头企业。

很难想象,一家刚刚上市没多**的公司就会因发不出**报而面临退市危机,而这,却是贾跃亭创办的FF(FaradayFuture)正在经历的事情。

2021年7月22日,FF通过与特殊收购公司PSAC的反向合并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但随后,FF的三季度**报和2021年报均未在规定时间内提交。

对于**报的延期,FF给出的原因是,公司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由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以审查**括2021年10月7日JCapital针对FF发布的卖空报告在内的有关指控。

纳斯达克市场多次给FF发出函件,并提出,如果FF不能在2022年5月6日或之前提交Q3**报和2021年报,公司将面临退市。

5月6日,FF如期提交了Q3**报,却没有提交2021年报。FF称,5月4日,纳斯达克市场已同意其将年报提交时间延期至2022年5月16日,如果到时仍无法提交,FF依然会面临退市风险。

上市公司定期提交**务报告,本是分内之事,但对FF而言,这件事似乎变得十分困难。当初,FF上市之路一波三折,但真正挂牌获得融资之后,外界不少人认为FF渡过了**大的难关,贾跃亭也或将迎来真正的翻身机会。

然而,时隔半年,FF的汽车还没有量产,等来的却是一系列**调查以及退市警示函。

对于一般公司,市场往往会给予一定的试错空间,但对于贾跃亭和FF来说,市场的耐心已经接近极限,而这些与实际业务无关的事务越多,只会让他们本就不宽的前路变得更窄。

半年花掉4亿**元

根据2021年Q3**报,FF成立至今尚未产生任何**,报告期内的净亏损为3.04亿**元,2020年同期为净亏损3334万**元。

净亏损额迅**增加,是因为FF在各方面的支出均大幅增长。比如报告期内的总运营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755万**元增长至1.86亿**元,其中**括研究与开发、销售和营销、一般和行政、**产和设备处置损失。

除了运营费用,公允价值变化以及以信托方式结算关联方相关款项的支出,也是净亏损扩大的主要变量。报告期内,FF公允价值计量变化导致的亏损为2275万**元,以信托方式结算相关款项的支出为9473万**元。

截至2021年9月30日,FF的总资产约为10.23亿**元,其中**括约6.66亿**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相比2020年底账上只有112万**元现金,现在的FF在资**面相对宽裕多了,而这也是它当初穷尽脑汁尽快上市(融资)的一个重要原因。

自成立以来,FF累计亏损已达28.23亿**元。通过与PSAC的业务合并以及PIPE融资,FF的总**为9.9亿**元,刨除8000多万**元的交易成本以及1.4亿**元用于清偿一些债务,FF剩余的净**约7.67亿**元,而这些,将为FF的持续运营提供资金支持。

不过,**报亦指出,FF预计将从今年三季度推出的FF91车型上获得**,但在能够从产品销售中获得足够**之前,FF仍需要通过各种融资来为持续运营提供资金,**括设备租赁、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制造工厂的建设融资、担保银团债务融资、可转换**据、营运资金贷款和****发行等方式。

根据FF披露的数据,截至2022年3月31日,FF的现金余额为2.76亿**元,其中**括9700万**元**据和应计利息的计划还款。这意味着,在2021年10与至2022年3月的半年里,FF便花掉了超4亿**元的现金,烧钱速度可见一斑。

在此期间,FF的业务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据FF披露,2021年四季度,汉福德制造工厂已获得预生产专用区域的准用证,其他生产区域的基础设施工作也基本完成;2022年**季度,FF的首款FF91准量产车打造完成,同时FF也获得**国加利福尼亚州的销售许可证,可用于全**在线销售;另外,FF也签署了在加利福尼亚州比佛利山庄旗舰店的租赁协议。

从业务进展来看,FF正朝着量产目标前进,但在产线真正启动以前,一切仍存在不确定**。FF管理层预计,汉福德制造工厂将于2022年第三季度开始生产。而截至2022年3月31日,FF收到的汽车预订量为401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预订已支付订金,但订金可全额退还、无约束力。

信誉危机

与业务的进展相比,更让关心FF发展的人士所头疼的,是公司**的问题。

今年2月,FF成立的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经过一段时间调查给出了初步调查结果,承认公司投资者声明中存在某些不一致之处以及公司控制和文化方面存在某些弱点。

当时披露的具体结论**括:

1、关于FF与PSAC于2021年7月进行的业务合并,某些公司员工向某些投资者描述贾跃亭在公司内的角色的陈述是不准确的,贾跃亭在企业合并后对公司管理的参与比某些投资者所代表的更为重要。

2、FF在业务合并前的声明中称,它已收到超过14000份FF91车辆的预订,这可能具有误导**,因为其中只有数百份预订已支付订金,而其他(总计14000份)是未支付的。

3、与FF此前就其**控制中发现的重大缺陷的**披露一致,FF对**务会计和报告的**控制需要对人员和系统进行升级。

4、FF的企业文化未能充分重视合规。

而在此次披露的2021Q3**报中,又补充了一些新的调查结论。**括FF未披露贾跃亭在某些随后租给公司的物业中作为中介的角色;在准备公司的关联交易披露时,FF未能调查和确定从与公司员工有关联的个人和实体获得的贷款的来源。

具体而言,特别委员会发现公司2020年度的合并**务报表存在错误分类,导致少报关联方应付**据和多报应付**据,多报应计利息和少报关联方应计利息,以及多报利息费用和少报关联方利息费用等。

所以,FF也承认公司在**务报告的**控制上存在重大缺陷,而这些重大缺陷都可能导致FF所有的账目或披露出现错报,因此,FF也于2021年和2022年**季度对**务报告的**控制制度做出整改,**括任命临时CFO并聘请相关公司,**括但不限于修复**务报告;实施新会计政策和IT系统;对关联方交易实施强化控制等。

FF表示,2022年将会继续推进**务报告**控制的整改活动,**括推出一系列其他整改措施,**括但不限于继续聘用**务和会计人员;设计和实施控制以识别和处理某些非常规、异常和复杂的交易等等。

针对特别委员会的其他调查结果,FF也于今年做出了相关整改,其中**括董事会的大换血。FF任命了董事会独董SusanSwenson为董事会执行主席,公司首席执行官CarstenBreitfield,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贾跃亭,将直接向SusanSwenson汇报。

其中针对贾跃亭,除了降薪25%外,更是进一步削权,取消其执行官职务,继续担任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期间,其职责仅限于产品和移动生态系统,以及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先进技术研发。

事实上,作为FF创始人,贾跃亭与FF的关系很难完全分割。目前,尽管贾跃亭不是FF的首席执行官,其**权也转入债权信托,但是,贾跃亭依然与FF紧密捆绑在一起。

这是一个难以改变的事实,同时也依然是FF可能面临的隐患。比如此次特别委员会调查的结果显示,贾跃亭在FF的话语权依然很大,而更可怕的是关联交易。

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此前的乐视。导致乐视体系整体坍塌的一个核心原因,就是错综复杂的关联交易。虽然目前FF已经着手整改相关**务问题,但此前一直极力将FF和乐视划清界限的贾跃亭,是否会因此再次陷入新的信誉危机,并传导成为公司的信誉危机,这也是FF未来发展面临的一个未知数。

今年3月,FF披露称,公司管理团队的某些成员及公司员工已经收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传唤,以对公司特别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进行调查。FF表示,公司正全力配合SEC的调查,同时表示,这种调查的结果很难预测。

此外,2021年12月以及今年3月,FF还因被指控违反**国证券交易法,面临着集体诉讼及相关衍生诉讼。

投资背后的交易

在**新**报中,FF还披露了一些和合作方的交易细节。

首先是****上市公司第九城市。2019年3月,FF与第九城市签订合资协议,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后经过2019年6月、7月和9月多次修订合资协议,**终确定的协议内容是,第九城市有义务向合资公司提供合共6亿**元的总出资,并以每笔2亿**元分三期支付。

对于当时的FF而言,第九城市如果能支付这笔资金无异于雪中送炭,但是,根据合资协议,每笔资金支付前都需要合资公司满足一定的条件,而**终结果就是,合资公司没有满足条件,第九城市也没有打款。

不过,2019年4月,第九城市通过无息贷款向FF支付了500万**元的初始保证金,根据合资协议,这笔资金在2020年11月转换成为了FF约299万**B类****。2021年7月,FF上市之后,第九城市拥有FF约42.3万****份。

所以,根据FF**报,截至2021年9月30日,FF和九城均未对合资公司出资,且尚未开展业务活动。根据第九城市的年报,2021年,通过FF****获得的净**为220万**元。但与2021年底的**价5.32**元相比,5月6日FF收盘价2.37**元,已经腰斩。九城能否获得净**,已然存疑。

此外是吉利。2020年12月,FF与PIPE融资的认购方浙江吉利控**集团有限公司(“吉利控**”)签订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双方拟在多个领域开展战略合作。2021年1月,FF与吉利控**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和许可协议。

2021年9月7日,FF根据此前签署的许可协议向同为PIPE融资认购方的吉利控**子公司联控科技有限公司支付了5000万**元许可费用。而这笔技术许可费用,被FF列入了Q3的研发费用支出中。

除了吉利,FF还与另外一个PIPE融资的投资者有业务往来。2021年7月,FF与大数据公司Palantir签订协议,规定Palantir的托管**将成为FF的数据中央操作系统。

随后,Palantir通过PIPE融资向FF投资了2500万**元,成为公司**东。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FF承诺将向Palantir支付总额4700万**元的费用,作为未来6年的数据托管费用。2021年第三季度,FF已经支付了300万**元。

由此可以看出,FF获得合作及融资确实不易,甚至需要通过业务承诺协议来换取投资。

目前的FF,已经是距离成功**近的阶段,三季度FF91能否成功量产,将是关键的衡量**。如果真能量产,至少证明FF从PPT造车迈出了实质**一步,但倘若量产继续延期,FF恐怕会继续迎来资金短缺的日子。

截至5月6日****收盘,FF**价报收于2.37**元/**,市值为7.69亿**元。这较上市当天的收盘价13.98**元已跌去83%,不过,**报发布后,FF的**价盘后上**超10%,报2.62**元/**。

令人关注的一件事儿是,5月7日11点21分,贾跃亭在个人微**转发了FFQ3业绩的微**,说:通过这份10-Q**报文件的提交,我们离实现**初的愿景又近了一步。我们有信心按时、高品质完成FF91Futurist的生产。

微**现在上线了IP地址功能,贾跃亭上述微**显示“发布于北京”。很多网友问:贾跃亭回国了吗?据记者了解,贾跃亭并没有回国。这只有一个解释,该条微**是FF北京团队代贾跃亭发布的。很多企业家和名人的微**由专人代运营,也是较为普遍的做法。

上一篇:崔东树:新能源客车销量小幅负增长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南昌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