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卡*色胶卷成为张国荣的*个代言人

2022-06-23 22:27:28 文章来源:网络

一个人只有守住底线,才能获得成功的自我和成功的人生。——冯骥才

现代社会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然而也仅是生活水平,我们的国民整体素质似乎并没有随之提高。甚至有些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金钱”冲昏了头脑,因为名利、**富,开始不分黑白,不择手段。

一些明星开始为了钱疯狂带货,且丝毫不在意产品的质量和消费者的权益,将**圈彻底变成了名利场。然而同为公众人物,张国荣真的是给后辈们留下了很好的典范。

01张国荣的心中原则

“哥哥”张国荣,无论是唱歌,还是演戏,都是行业之中的翘楚。在许多人看来,张国荣是**圈天花板级别的人物。

鲜少有人能从鱼龙混杂的**圈中得到这样高的评价,可见,张国荣是真的优秀。而我觉得,比起他的业务能力,他的品德才是更加难能可贵的。

我们都知道,演员除了平时拍戏之外,还会接一些代言活动,以此来增加**。自然,演员也是人,他们也需要生活,所以他们去做代言人赚钱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现在的许多演员,他们似乎真的只是在做代言。他们对于产品的使用情况其实并不了解,只是凭借自己的名气在帮助商家卖货品,而未曾考虑过对于消费者来说商品是否存在意义。

但这一点对于我们的“哥哥”张国荣来说,那是**不允许的。那么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看看下面张国荣的这段话就知道了。当被问及为什么从艺二十多年,而代言却只有四个小时,他是这样说道:

“在大陆,他们有人想找我拍一个饮品广告,我说:可以,不过你得先说服我,那个饮品有什么过人之处?请我拍广告,价钱当然不会便宜,我对拍广告,比拍电影更挑,因为我觉得要我去推荐一项产品,必须那个产品先被我接受,不然我怎么能把它推荐给别人?”

从这段话中,我们不难看出,与高昂的代言费相比较,张国荣更加关注的是自己所代言的产品是否对于消费者真的有用处,他是真的在设身处地地为消费者们去考虑,而不是只顾自己的利益。

对于张国荣,我们不说他清高,因为他也要收代言费,也一样要赚钱。但比起现在的某些明星大腕来说,至少张国荣的代言费不是“乱收”的。他心中有着自己的考量,自己的原则,并为之坚守。

02始终坚持自我,坚守原则

张国荣的**个代言人是柯尼卡**色胶卷。现在的年轻人对于胶卷其实是并不了解的,因为实在是年代有些**远了。而手机、相机……早就将胶卷替换了,所以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见过胶卷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在当时那个没有数码相机的年代,大家都是使用胶卷的,而且还是黑白的,所以**色胶卷当时在市场上可是独领风**的。

据说是他们的老板看中了张国荣的名气,想邀请他成为品牌代言人,所以便带着公司一行人特意去了张国荣的演唱会,想寻求一个合作机会。确实也是十分巧合,一位粉丝拍照时恰好胶卷用光了,他们便趁机介绍了自己的胶卷。

介绍之后,张国荣也注意到了这个**色胶卷,柯尼卡公司便借机提出了形象代言人的邀请。不过,张国荣并没有立即应下约定,而是经过了更多的考察和仔细的考虑,**终才决定答应他们的邀请。

就这样,柯尼卡**色胶卷成为了张国荣的**个广告代言人。事实也证明,张国荣的选择是正确的。在胶卷时代过去之后,这个公司也顺应时代的改变,在打印机、**疗、传感仪等方面都颇有建树,如今也成为了鼎鼎有名的企业。

继柯尼卡**色胶卷之后,“哥哥”还接到了其他的三个广告代言,分别是:百事可乐、TOYOU牌巧克力和快餐大家乐。

百事可乐和TOYOU巧克力在刚刚进入我国市场的时候并不受欢迎,但是张国荣还是选择了他们。这两个品牌也确实没有让人失望,如今也都发展得非常好。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是张国荣成就了这两个品牌。

在张国荣代言大家乐之前,西式快餐也就是汉堡、薯条这类食物已经卖得很好了。但当时没有人做中式快餐,市场的空缺再加上“哥哥”的人气,快餐大家乐的生意也很火**,且品牌还在香港****市场成功上市。

03眼光“毒辣”

虽然张国荣出道20几年只有4个代言,但是这四个代言确实也是“保质保量”的,虽少但“**”。比起代言多的满天飞,口碑却差得没耳听的一些明星网红来说,真的好太多太多了。

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感叹张国荣的眼光之“毒”,他只选了四个广告代言,四个品牌发展得也都很好。而现在的明星代言翻车事件却屡屡发生,翻车之快,之频繁,简直令人无法接受。

潘长江的假酒,陈志朋的假黄金,李维嘉的茶饮公司跑路事件……数不胜数,明星代言翻车速度之快,真是令人瞠目结舌。试问,若是他们能像张国荣一样,眼光再“毒辣”些,并且坚守住自己的底线,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04结语

总而言之,我觉得明星甚至**括网红,他们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起到一个正面的引导作用。既然身为公众人物,大家赋予了他们引导和传播一些事物的权利,那么,他就应该为大家好好“把关”,不要辜负大众对他的信任。

明星也应该获利,但是在你获利的同时也请为消费者考虑一下。作为公众人物,要知道自己的影响力有多大,不能只顾自己的眼前利益而忽视大家的利益。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不要被金钱所迷惑,才能长**得立于不败之地。

网剧《谁是凶手》在某**上上的超话已经有5.5万名“海舟**众”,两个多星期以来,不眠不休拿着放大镜奋力寻找真凶,不但扒了演职员表,而且扒了片头的分镜头,甚至连参演演员的个人账号都扒了一个遍,全网寻找:谁是凶手!

真凶身份?猜中了又好像没猜中

**开始上线时,大家一顿分析,一致认为沈海洋有问题,就连顾法**、黄院长都在排查范围之内,何伟光出现后,更是各种推测,这人不简单,必然是凶手!还有坐着轮椅的胡刀刀,被**子**害的吴明,甚至是夏木的心理**生,剧中的**角色凡是身高一米八左右,年龄40岁以上的,都是嫌疑人,**离谱的剧透是:别猜了,凶手是冷小兵失散多年的大表哥!就连高队长都在嫌疑人名单里。

我被海舟**众的热情**了,优秀啊,朋友们!其实我也没有猜中,作为追剧党,我随着剧情也一度认为沈海洋是真凶,所以看到那具骸**时,震惊程度不小于夏木:**了?怎么可能?

沈海洋的遗物中有针头注射器和一张300路公交车的**。这也印证了一部分猜测,沈海洋与凶手有关,报警电话是他打的,但是凶手为什么要除掉沈海洋呢?这个答案等待大结局揭晓。

对于这个结果,冷小兵、夏木和沈雨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是在沈雨浮出水面之后,夏木和冷小兵才开始对失踪了17年的沈海洋产生怀疑,他们一度觉得自己已经接近真相,而这个结果对于沈雨的打击是致命的。

就像冷小兵说的:没想到沈雨也是海舟案的受害者,她不但不知道自己的爸爸**了,甚至还把凶手当成自己的父亲,凶手用手段操纵控制沈雨,把她像木偶一样操控着。不但没有救了爸爸,反而还替凶手脱了罪,这也太悲剧了吧。

沈雨为什么不说出凶手跟自己的联系?

夏木认为是沈雨有意隐瞒,打算自己找到凶手并除掉,她并不打算信任警方。她没有说出这些年的生日礼物,没有说出凶手给她的记事簿,没有说凶手已经跟她通了电话。

冷小兵和夏目推断沈雨一定有凶手的线索,保持沉默的理由就是想自己给爸爸报仇,海舟案必须真相大白,凶手必须接受审判,这是冷小兵的坚持。

剧中有一处情节是我没有想到的,就是老段排查沈雨背景时发现的几个与沈雨相关的案子:

1、2002年的一起伤害案,几个小混混在学校门口被打,他们是被装有麻醉剂的注射器扎晕后毒打,他们在被打之前欺负过沈雨。

2、沈雨还海舟**学院就读时,沈雨被一名****扰,这个**也一样被扎晕毒打。

3、沈雨的闺蜜周小云隐私被**光到网络上,导致**神出现问题,周小云退学,沈雨得到进入海舟**院的工作机会。

这些事情难道沈雨不知道吗?她那么聪明,她是知道爸爸就在自己身边的。

凶手的目的是保护沈雨吗?冷小兵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沈雨得到的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新思路,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都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去解决,对方用沈海洋的身份在不知不觉引到沈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这个凶手是在**神上塑造着自己的“**儿”沈雨。

为什么这么晚才查到红光照相馆?

何伟光家中的照片起到了作用:一个有专业摄影水平、专业设备的人才能给受害者拍出这些照片,九十年代长焦镜头很贵,既要**通摄影,又要有条件冲洗照片,何伟光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因此何伟光一定程度上洗脱了嫌疑,那么真凶就像线索留给我们的一样,就在:红光照相馆。

夏木在**的遗物中找到了红光照相馆的收据,重案组也在300路公交沿线排查九十年代的照相馆,找到了红光照相馆,答案越来越近,真相即将揭晓。

我们都猜测过凶手是照相馆里的摄影师,但真相还是有一些偏差。

胡山泉是一个孤儿,一直住在照相馆后边搭建的杂货间里,比较奇怪的是这个人从来不照相,只喜欢拍别人,不喜欢别人拍他。

而沈雨也调查到这个胡山泉曾经是安定**院的病人,曾经是沈海洋**好的朋友。胡山泉住院的时候16岁,沈海洋刚从护校毕业......

这真是一个悲剧

沈雨去安定**院的老图书馆寻找她需要的东西,在一些旧书中,她找了几张借书卡,一个叫胡山泉的名字引起了她的注意,比如一本《**神分析导论》,胡山泉1983年看过,沈雨在1998年也看过。

童年的沈雨已经发现了这个名字,她问沈海洋,为什么自己看过的书,胡山泉也看过,这个人是谁?沈海洋紧张兮兮地告诉沈雨:以后不要再提这个名字,忘了这个名字,永远别再提。

沈雨甚至对比了沈海洋的自己和“沈海洋”失踪后写给自己的信当中的笔记,难道胡山泉连沈海洋的字迹都在模仿吗?

今晚就要迎来大结局,海舟案也将真相大白,但沈雨却入狱了。

这真的是一个悲剧。

人的一生就这么长,好好活着吧。

海舟**众,大结局见。

上一篇:侯明昊新剧《护心》,你期待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南昌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