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逾百岁老红军陆友:不到延安心不*,到了延安不*心!

2022-05-14 18:48:20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老红军陆友——

延安,永远的灯塔

■刘汝山闫石李驰旭

“当兵的,就应该**在战场上,而不是躺在**院里。我没什么资格接受采访,那些牺牲的战友才有资格,我做的事都是微不足道的。”

在空军特色**学中心病房里,面对笔者的来访,年逾百岁的老红军陆友的回答令人震撼。

“不到延安心不**,到了延安不**心!”穿越战场的弥漫硝**,突破敌人的层层封锁,在黑暗中看到光明的陆友从上海义无反顾奔赴延安,又从延安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在战火中淬炼,为人民放歌,倾尽一生去奋斗。

1949年,陆友(前排坐者左一)与战友合影留念。作者供图

“革命,革命,我要革命”

“父亲去世,母亲和我去打工,那时候根本就没有尊严……”陆友的一声长叹,打开了一段苦涩的记忆。

七八岁时,陆友和家人跟随做海员的父亲从江苏南京来到上海。1932年,父亲因病去世,家里的支柱轰然倒塌。无奈之下,母亲每天为十几户人家洗**马桶,仍无法让家中3个孩子填饱肚子。1933年,15岁的陆友不得不去一家公司当童工贴补家用,一个月的工资仅一块钱。

彼时的上海滩,华丽的外表下是底层生活的苦难。陆友每天穿梭于车水马龙的街头,发现自己连店铺招牌上的字都认不全。“没有知识怎么行?”1935年,陆友在好友家中参加一个读书小组,好友请来一位30多岁的舒先生为他们辅导功课。当时,年仅17岁的陆友并没有意识到,这位舒先生会影响他的一生。

在舒先生指导下,陆友和同学们通过阅读进步书籍和讨论时政问题,开阔了视野,开始了觉醒。“舒先生告诉我们,在延安有共产党有红军,是穷人的天下。”生活在上海**底层的陆友认识到,仅凭读书自强是不够的。“革命,革命,我要革命!”来自心底的呐喊,让陆友热血沸腾。

“我亲眼看到家门口挂了4个笼子,里面是4名共产党员的头颅呀……”回忆当年国民党的残酷镇压,陆友禁不住握紧双拳。镇压并没有吓倒陆友,反而激发他把对旧社会的一腔怒火转化为前行的动力。1936年,在舒先生介绍下,陆友参加了救国会领导的“国难教育社”,多次为地下党组织传递消息。

打破旧世界、建立新**,追寻光明的路上布满荆棘,但革命的火炬已在陆友胸中点燃。

陆友创演的节目受到**众欢迎。作者供图

“我不是为了吃喝,在延安,只喝稀饭我也愿意”

1938年,距延安城东北5公里的桥儿沟,开办不**的鲁迅艺术学院就坐落在这里。江苏、上海等地的大批青年**和文艺工作者陆续来到延安,来到这里。

“开饭喽!”一批新来的**一下子围了上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大盆小米稀饭。人**里,有人一看是稀饭,顿时**了气:“就吃这个啊……”

陆友站了出来:“同志!这个不要钱,你不吃我们吃!”说完,陆友盛出一碗稀饭,大口喝了起来。在他的带动下,大家陆续去盛稀饭吃,**括那名起初表示不满的**。

这是陆友**次喝到延安的小米稀饭。80多年后,回忆那段往事,陆友依然感慨不已:“我不是为了吃喝,在延安,只喝稀饭我也愿意。”

时间回到1937年,淞沪会战**发。年仅19岁的陆友积极参加上海文化界号召成立的战地服务团,与其他50多名上海爱国青年辗转各个战地,不辞辛苦地慰问演出、宣传鼓动。然而,他们处处受到反动派的排挤。

此时,红色的旗帜在延安上空高高飘扬,如同灯塔召唤着一批又一批爱国人士和有志青年。陆友早就心向往之,但通往革命圣地的路却是一波三折。

1938年春,陆友离开战地服务团,到达陕西西安后找到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因延安各校暂不招生,他被安排到距延安近300公里的安吴堡战时青年训练班学习。让陆友欣慰的是,安吴堡生活虽然艰苦,但大家各抒己见,互助互爱,课余时间经常组织文化活动。陆友很快成为教唱救亡歌曲的积极分子,在训练班职工大会任干事。

没过多**,陆友接到去河南渑池一个重建的国民党部队驻地开展宣传工作的任务。“在上海就向往延安,却在国民党战地工作。到了西安离延安近了,却来到安吴堡。后来又不能去延安,我怎么肯甘心?”尽管如此,陆友还是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带领10多名青年训练班学员奔赴渑池县,开展抗日宣传活动。

结束任务后,关于下一步的去向,大家意见不一。争论中,陆友斩钉截铁地提出:“先回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听候组织安排。”他和六七名同志回到西安,汇报了在渑池县的工作,终于被安排去鲁迅艺术学院学习。

宝塔山下,延河之畔,延安这片红色热土孕育着**的希望。到达延安后,一路的波折和艰难已经消融在陆友“为抗战发出怒吼,为大众谱出呼声”的坚定信念中——他在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刻苦学习、顺利毕业并留校任教,加入**共产党;他带队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表演话剧《李国瑞》,中央首长观看后亲切接见、勉励;他和战友们从鲁迅艺术学院走出去,像种子一样撒遍全国,成为新**文艺事业的中坚力量……

陆友祭扫恩师卢志英墓。作者供图

“牺牲的战友才是值得宣扬的人,我没资格”

1949年秋,陆友随部队向新疆进军。10月1日,在河西走廊酒泉地区,他和战友们聚**会神地聆听开国大典的广播。当广播里传来《义勇军进行曲》时,陆友和战友们像孩子一样尽情地欢呼、雀跃……

此后,每逢听到奏国歌、看到升国旗,陆友都会想到那些牺牲的战友。在病房里,面对笔者的采访,陆友反复念叨:“你们来了,让我想起过去,那时真不容易啊。牺牲的战友才是值得宣扬的人,我没资格,没资格……”

这位年逾百岁的老战士,历尽世间艰辛,但是回想起参加革命的启蒙者舒先生,依旧悲痛不已。不断涌出的泪水,让采访几次中断。

舒先生是一名地下党员,真名卢志英,当时任南京市地下党党委书记。1947年,卢志英遭叛徒出卖,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在狱中受尽酷刑,1948年底被凶残的敌人**害在南京雨花台。

1955年,陆友参加革命后**次回乡,便前往雨花台吊唁卢志英。在恩师墓前,陆友思绪万千:“请安息吧,您一生所追求的**理想与事业,自有后继者。我们一定会像您那样,不惜一切地去拼搏奋斗。”

“为有牺牲多**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这是陆友晚年所著回忆录《难忘的一瞥》扉页上的大字。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他亲眼见证一位位革命战友以勇于牺牲、甘于奉献、无怨无悔的品格,诠释了什么是“革命理想高于天”。“他们**得**,**得光荣,没有他们就没有我……”陆友喃喃地说。

上世纪50年代末,陆友调任空政文工团政委。面对上级要求开展的整编工作,陆友拿出当年克服重重困难奔赴延安的劲头,带领文工团苦心孤诣、艰苦创作,推出《江**》等文艺作品,在新**文艺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的一笔。

心怀火炬,奔赴延安;岁月流金,信仰永恒。走出“小鲁艺”,走向“大鲁艺”,矢志前行的路上,延安如灯塔,永远是陆友的**神家园。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武装到牙齿”,能直观地反映出这一特点的装备莫过于火力支援车。

火力支援车所配武器装备,一般来说称得上“阵容强大”,通常是集火炮、机**、导弹发射筒、榴弹发射器于一身。凭借强大的火力,火力支援车近年来渐渐成为各国研发的重点装备之一。

步兵战车的车族化,为研制火力支援车提供了又一条发展路径。与采用坦克底盘改装成的火力支援车不同,采用步兵战车底盘的火力支援车一般具有整车重量较轻、更加机动灵活的特点。如瑞典基于CV-90步兵战车底盘改装的120毫米口径火力支援车,其战斗全重只有20多吨。

但是,德国莱茵金属公司今年2月中旬推出的“山**”120火力支援车有所不同。它的底盘来自KF-41步兵战车。KF-41步兵战车的战斗全重不挂附加装甲时也有30多吨,“全身披挂”后可达50吨。而且,与其他步兵战车大多采用小口径火炮不同,“山**”120火力支援车的火炮是120毫米口径的滑膛炮,威力更大。有军迷将这型火炮称作“山**”的新“利爪”。

“山**”为何换上这样的新“利爪”?“山**”化身为火力支援车后的战斗力究竟如何?它的出现又折射着步兵战车的哪些发展方向?请看解读。

“山**”换上新“利爪”

■王晓煊李磊

“山**”换上新“利爪”为哪般

无论何种兵器,若想获得迅速发展,其背后都离不开相同的“一只手”——战场需求的强力牵引。

当今世界,步兵战车发展风头正劲,同样也是“这只手”推动的结果。

在城市环境中作战的概率进一步提升,传统战场上坦克需要高效扫清来自沿途敌方步兵的威胁……这些都使步兵战车有了更多用武之地。**空间较大的特点,又使步兵战车可以施展“分身法”,改型为功能各异的战车,在战场上“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山**”120火力支援车正是步兵战车施展“分身法”的结果。确切地说,它是KF-41步兵战车顺应“步坦协同需要更强悍火力支援”这一变化而进行拓展的产物。

“山**”120火力支援车。

首先,步兵战车向车族化发展的特点,决定了其将不断健全、完善车型谱系。现代步兵战车在研发时,普遍会采用通用化底盘,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具有不同作战功能的车型。如瑞典的CV-90步兵战车,后来就发展出装甲输送车、自行迫击炮、指挥车、抢救车等多种改型。KF-41步兵战车作为“后来者”,在研发时也有这样的定位。莱茵金属公司**的一份资料显示,KF-41步兵战车共有联合火力支援车、指挥控制车、自行迫击炮车等8种改型。按照规划,这些改型相辅相成,基本上能涵盖步兵在陆战场行动时的主要需求。在KF-41步兵战车研制成功并得到市场认可之后,一旦战场需要它提供更强火力,给它换上新“利爪”就成了必然之举。

其次,换上新“利爪”是KF-41步兵战车对军火市场上轻型坦克来源较少状况的回应。尽管KF-41步兵战车设计时已有向火力支援车拓展的规划,但选择120毫米口径的火炮为“利爪”,还是多少有些出乎外界意料。因为,即使是被称作坦克支援战车的俄“终结者-2”步兵战车,配备的也是两门30毫米口径的火炮。“山**”为何选用120毫米口径的火炮?有专家认为原因有二:一是研制者在步兵战车发展过程中发现,步坦协同需要更强悍的火力支援,已有的步兵战车改型无法满足这一需求,因此对原方案进行了一些调整。二是当今世界一些**对轻型坦克的需求增加,而能够生产轻型坦克的**不多。这就使得**括“山**”在内的一些步兵战车研制厂家,企图通过在通用底盘上加装大口径火炮,以“急就章”形式推出一些准轻型坦克,借此分得军火贸易市场上的“一杯羹”。

再次,“山**”具备由步兵战车改成准轻型坦克的厚实“底子”。通用底盘给步兵战车改型带来不小优势,如经济**好、战时易维修保障等。从难度上讲,这种拓展或者说改型只需要“往前再迈一小步”。虽然并非所有步兵战车底盘都能扛起120毫米口径的“大炮”,但对KF-41步兵战车来说,这方面基本上不存在问题,因为它的底盘像其他不少德制装备一样,在动力、载荷等方面留有较大余地,尤其是它非同一般的体重,无疑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大口径火炮射击时的稳定**。这使“山**”换上重量级“利爪”成为可能。

新“角色”有哪些新改变

基于KF-41步兵战车底盘,由这一点不难推测出,“山**”120火力支援车在发动机、驱动悬挂系统、变速箱、履带方面“本色”不会有多大变化。大斜面避弹外形、装甲钢板搭配模块化陶瓷装甲、防红外涂层等设计,也不会有太大调整。

但是,从步兵战车到火力支援车,随着角色变化,“山**”120火力支援车从内到外还是有了一些不同。

KF-41步兵战车。资料图片

**大的变化是炮塔。尽管其外形的“科幻”程度与KF-41步兵战车的35毫米火炮炮塔相仿,但随着采用120毫米口径滑膛炮,其炮塔外形呈现出楔形大尾舱的设计特点,结构、体积都有所改变。

据莱茵金属公司相关介绍,这型120毫米口径滑膛炮源自“豹”2主战坦克所用火炮。“豹”2主战坦克所用的火炮**能不俗,不少**的坦克都使用这款火炮。英军的“挑战者”2坦克多年来一直不舍得放弃同口径的线膛炮,但近年来两相对比,**终还是选择了莱茵金属公司的120毫米口径滑膛炮。

但是,“豹”2主战坦克的战斗全重超过55吨,其原装滑膛炮从坦克底盘“平移”到步兵战车底盘上的可能**不大。因此,“山**”120火力支援车所用滑膛炮很可能是在其基础上发展的低后坐力版。

“山**”120火力支援车的滑膛炮据称可发射DM11可编程高**弹。该弹药具有瞬发、**起**、空**3种模式,分别用来打击土木工事、轻装甲目标、直升机和有生力量等目标。相关产品介绍中,没有特别提及这型火炮使用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而用高**弹攻击复合装甲目标并不特别奏效,尤其对用不同材质按一定规律“层叠”而成的复合装甲,其攻击效果欠佳。这或许意味着,“山**”120火力支援车在攻击坦克方面还存在一定短板,它的主要作用大概率是给步兵提供火力支援,兼具一定反装甲能力。

有专家认为,即使“山**”120火力支援车所配滑膛炮可以发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可能也替代不了坦克。原因是“豹”2坦克的原装120毫米口径滑膛炮,在面对现代坦克日益增强的正面装甲时,也难以确保能够“捅穿”。为此,莱茵金属公司已开始研制51倍径130毫米口径的滑膛炮。

“山**”120火力支援车的另一个变化可能是其观瞄系统。KF-41步兵战车观瞄系统**大的特点是除了车长有周视瞄准镜、炮长有前向瞄准镜外,车侧还装有可伸缩的独立观瞄系统。该系统具备昼**成像、激光测距等功能,炮长可通过它直接进行目标搜索,缩短发现目标的时间。对“山**”120火力支援车的介绍中并没有提及这一点,有专家认为,由于炮塔发生改变,口径较大的火炮后坐力及振动**,这一独立观瞄系统肯定有所扬弃。其中持“撤除”观点者认为,KF-41步兵战车在设计时就有车族内各车型互联互通的考虑,“山**”120火力支援车的定位既然大概率是与步兵战车“混搭”使用,那火力支援车自然可以在观瞄系统上向步兵战车借力,取得“你指我打”的功效。

可以目视的变化还有快速遮蔽系统多光谱**雾弹的位置。KF-41步兵战车上,该装置的位置在炮塔两侧的折面上。“山**”120火力支援车上,该系统的位置则调整为炮塔顶部的两侧。这种调整,或将进一步扩大其遮蔽范围,并且提升防护重点部位的有效**。

除了这些,变化还发生在其他地方。比如,KF-41步兵战车以前人员搭乘舱室可用来存放弹药;因改用大口径火炮,“山**”120火力支援车的战斗全重将进一步攀升,机动速度势必有所降低等。

目前,该型火力支援车相关信息披露得不多,它具体都发生了哪些变化,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折射出步兵战车哪些发展动向

KF-41步兵战车向“山**”120火力支援车拓展的事实,以及当代其他一些步兵战车车族化的实践表明,今后的步兵战车研制或将突出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一是更加注重“打基础”。这种“打基础”一方面体现为继续采用通用化底盘和模块化设计,实现“一个底盘、多种车型”。另一方面体现为采用开放式和拓展**设计,即在**与**件方面,留出接口和余量,为未来发展留出足够空间。瑞典CV-90步兵战车在设计过程中,就被明确要求,该车要有进一步发展的潜力。目前,该型步兵战车已推出采用120毫米火炮的版本。“山**”120火力支援车则可以很容易地兼容一些主动防御系统,以拦截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这种成功实践,无疑将坚定更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发展步兵战车的信心。

二是步兵战车的一些改型更加强调火力打击能力。目前主流步兵战车的发展,在机动**、灵活**、防护力方面的要求较高。如BMP-2系列步兵战车、CV-90步兵战车等都强调具备良好空运能力,因此车型、吨位相对较小。KF-41步兵战车在战斗全重方面则有点“异类”,变身为120火力支援车后,其吨位将更加“可观”。这种变化恰恰反映着步兵战车发展的另一个趋势——在减轻车重、强调良好空运能力与增强火力、具备更多功能的两难选择中,一些步兵战车的发展开始倾向于后者,以便借助后期功能的多方位拓展尤其是增强火力,更好地达成作战目的。

三是更加强调同一车族不同车型之间的功能互补。步兵战车车族化的发展,使各有优长的不同改型能在合适时机**大化地发挥出自身效用。同时,让这些车型在功能上互补,实现“攥指成拳”,也是步兵战车车族化设计的初衷。和KF-41步兵战车相比,莱茵金属公司所展示的“山**”120火力支援车上,没有集成“长钉”LR2型反坦克导弹发射筒。有专家认为,“打虎亲兄弟”似的使用方式,或者可以让同时现身于战场的步兵战车提供这种能力。但也有不同观点认为,KF-41步兵战车即插即用的设计,或许也能使“山**”120火力支援车比较容易地集成“长钉”LR2型反坦克导弹发射筒,但是否集成要视情而定。

对步兵战车拓展而成的火力支援车来说,其武器配置似乎没有一定之规,有的甚至没有火炮,只有导弹发射筒。无人化火力支援车的出现,使得火力支援车的配置显得更加“随**”。

总之,各国军队对火力的追求几乎永无止境。步兵战车扛大炮现象的出现,也是这种追求的具体呈现。不过,这种追求对步兵战车车族化的发展有多大影响,还会引起哪些变化,尚需时间来给出更多答案。

供图:阳明

上一篇:听抗战故事 接英*战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南昌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