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对西方,到底有多大军事“威胁”-军事新闻-南昌都市在线
欢迎光临南昌都市在线!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事新闻 > 正文

俄罗斯对西方,到底有多大军事“威胁”

作者:FZ09 来源: 更新时间:2018-05-05 22:04:07

美国有意撕毁中导协议,但这又解放了俄罗斯的手脚,北约欧洲盟国将承受俄罗斯中导和陆基巡航导弹的巨大压力。俄罗斯对美国扩大战术核武器使用范围的对等回应则进一步增加欧洲的压力。这也是欧洲盟国对美国的新核战略暗地不安的原因。

按下葫芦浮起瓢,中导条约这个事情也真够棘手

在亚太,美国部署中导和战术核武器有明显的战术好处,南海岛礁是理想目标。但这些武器的部署地日本和澳大利亚就要睡不着觉了,因为中国不可能坐以待毙,中国核中导的目标可想而知。

这是在核武器方面。在常规军力方面,中俄的角色反过来,美国患有军事优势强迫症。中国不仅在数量上正在充实,在技术水平上也在迅速赶超美国,歼-20、055大驱已经为人们所熟知,核电弹航母、安静核潜艇呼之欲出,轰-20也在“蠢蠢欲动”。中国的军事现代化迫使美国卷入军备竞赛。

美国要保持整体军事优势,就必须在核军备方面重建对俄罗斯的优势,并同时在常规军备方面保持甚至扩大对中国的优势。这是不可承受之重。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正在进入扩军备战新时期。现在还难说这样的大投入能在高债负、低增长的情况下维持多久,但俄中这样在核常和欧亚“目不斜视”的默默的协调挑战有效地分散美国的实力,在客观上对俄中都有利。

特朗普要重建美军,而且是从核与常规两方面重建,投入的规模之大可想而知

三国演义

在任何力量博弈中,三边结构才是稳定的。但像三国演义一样,三边中常有两边站在一条战线。通常是老二与老三站在一边,但也可能是老大与老三站到一边,很少会出现老大与老二站到一边的情况。但这种统一战线也是不稳定的。在冷战时代,美欧联手,对峙苏联,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打边鼓的。现在,轮到欧洲打边鼓了。没有了苏联压力,欧洲尽管在总体经济实力上远远强于俄罗斯,但缺乏凝聚力,形不成有效的政治军事力量。现在是中俄联手,对峙美国。美国依然是老大,中国老二,俄罗斯是遥远的老三。

但中国这个老二是坐二望一,赶超美国只是时间问题。“过于强大”的中国并不符合俄罗斯利益,地广人稀、得之不义的远东既是俄罗斯的财富,也是俄罗斯的心病。中国成为老大可能成为美俄联手的契机。特朗普当选前后美国战略界联俄制中的思路对中国是特别危险的信号,眼下由于美国国内国际政治因素而搅黄了,但这个长远威胁还是存在。

特朗普当选与俄罗斯的关系依然在调查中,但调查本身就显示了美国政治和社会心态中对俄罗斯的根深蒂固的敌视。长期冷战的积淀使得与俄罗斯走得过近成为政治不正确,两党争斗更是使得与俄罗斯的任何瓜葛都成为政敌最得心应手的把柄。

经过了“努尼斯备忘录”的反击,特朗普终于在“通俄门”问题上夺得了主动权,然而离大获全胜还很遥远

另一方面,美国是世界警察,但美国的心理故园在欧洲,美国难以无视欧洲的安全利益,欧洲也不愿让美国甩包袱、自己承担主要的防务责任。把美国的战略重心依然栓在欧洲,这是现在欧洲和美国国内的“亲欧”势力大力炒作俄罗斯在波罗的海方向的威胁的原因,英国对俄罗斯间谍中毒案的激烈反应也是在强调俄罗斯威胁。

俄罗斯以战略核力量为重心的军事重建则有离间美欧的用意。把矛头直指美国,越过欧洲,近交远攻,既淡化欧洲盟国作为前沿屏障的作用,又把冲突门槛大大抬高,间接争取周边和平环境。

在美中俄三角中,中国现在处于有利的2对1位置,但必须对这样的三边关系的不稳定性保持清醒认识。普京在安大线问题上的反复充分就证明了他随时乐意抛弃中国。

安大线争议中俄罗斯态度的摇摆,暴露出了对中国和西方的不同心态

中国正在推动基于共赢互利原则的一带一路战略。一带一路在地理上与美国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提出的边缘地带大体重合。在地缘战略的陆权理论中,不管美洲如何发达,欧亚非构成的世界岛才是人口、文化和经济重心所在,其心脏地带是从伏尔加河到长江、从喜马拉雅山到北冰洋的广袤地区。心脏地带的意义在于天险环绕,具有天然的防御稳定性。在现代交通工具的支持下,进可以攻,退可以守。

斯皮克曼将马汉的海权论、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理论结合发展,提出边缘地带理论。这是环绕心脏地带的沿海,是心脏地带进出海洋的必经之路。斯皮克曼指出,掌握了边缘地带就掌握了心脏地带;掌握了心脏地带就掌握了世界岛,单一强权控制下的世界岛是美洲、澳大利亚、英伦、日本加起来也不可能匹敌的超级强权。

世界岛的心脏地带和边缘地带

上一篇:春季食物中毒高发 外出就餐请注意饮食安全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