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南昌都市在线!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事新闻 > 正文

晨语 | 敬英雄!即使未飞天

作者:FZ09 来源: 更新时间:2018-05-03 06:04:07

(原标题:晨语 | 敬英雄!即使未飞天)

1996年11月,秋意已浓,中国航天员的选拔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此时,万里之外的莫斯科,早已是冰天雪地。在加加林航天员中心,出现了两副东方人的面孔,他们正是中国选拔出来的航天员教练员吴杰和李庆龙。

按照俄罗斯以往培训航天员的经验,无论是哪个国家送来的航天员,都需要4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所有培训项目,获得合格成绩。但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因为规划、进度和经费原因,根本无法留出那么长时间供航天员培训,所以只好跟俄罗斯方面商量,能否让中国的这两位航天员利用一年的时间,完成所有培训项目。听到中国人提出的这个要求,俄罗斯航天专家都感到不可思议。在他们看来,这显然是在“无理取闹”,用1年时间完成4年的培训任务,怎么可能?

晨语


吴杰

晨语


李庆龙

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俄罗斯还是接纳了吴杰和李庆龙。与一群身体强壮、肌肉发达的西方人在一起培训,中国的两位航天员教员怎么看都显得有点瘦弱。在很多场合,他们的身体都会成为那些“猛男”的玩笑话题。

“我只觉得要尽量学东西。中午不睡午觉,一般晚上都工作到12点以后,那时候真正感觉到时间就是金钱。”回忆起那一段往事,吴杰记忆犹新。这一年,德国、法国的受训航天员每个周末都要乘飞机回国休假,而吴杰和李庆龙却没有休过一个节假日。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他俩发扬中国式的“钉钉子”精神苦练俄语,平时不放过一切可用来学习的机会,在餐厅、游泳馆、桑拿房里与各国航天员交流心得、询问太空飞行经验,回到宿舍后再笔录下来。

晨语


吴杰(左一)和李庆龙(右二)

尽管训练异常艰苦,但这一切在吴杰和李庆龙看来,都是值得的。载人航天经历了太多波折,而他们赶上了好时候。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因起步不久,举步维艰,许多航天员训练所需的特殊环境要求只有加加林中心能够提供。他们像是两个北行取经的人,取到“真经”回国后再运用一身所学言传身教,很有些北雁南归衔枝筑巢的意味,所以格外用心。

一次,他们被拉到北极圈的一片雪野,要求在零下50摄氏度的低温中生存48小时。训练方提供的全部食物,仅仅是很少的压缩饼干等救生食品。为了能留下口粮带回国内研究,李庆龙硬是忍着饿熬过了48个小时。“当时真是饿惨了!”李庆龙笑着回忆说,尽管救援人员就在1公里以外,若实在扛不住可以申请救援,但同时也意味着被淘汰。而此时的李庆龙和吴杰,是中国两个离飞天梦想最近的人,他们代表的是中国军人,不可能因为自己而失去这份荣誉。

1997年11月,两人以超常的毅力完成了所有科目的学习,并顺利毕业。当从俄罗斯加加林航天员训练中心主任克里姆克中将手中接过“联盟”号飞船指令长证书的那一刻,吴杰激动地说:“我现在拿的是‘联盟’号飞船指令长的证书,回去以后再拿中国自己的证书,然后驾驶着我们中国的宇宙飞船飞向太空,与你们的和平号空间站对接,行吗?”这抛出的一问,投掷于看似光明的未来,却最终没能成为现实。

晨语


李庆龙(左一)与吴杰

回到国内后,吴杰、李庆龙和另外12名战友一起,成为中国航天员大队的首批航天员。

原则上航天员训练过程中的淘汰率一般为50%。2003年7月,14名航天员集体参加考核,这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评选结果揭晓:14名航天员全部具备了独立执行航天飞行任务的能力,予以结业,并同时获得三级航天员资格。这意味着中国第一代航天员正式产生,标志着中国成为继俄罗斯和美国之后,世界上第三个能够独立培养航天员的国家。并且,这个成绩还打破了世界航天界的一项纪录:中国航天员大队的训练淘汰率为零!

任何美好的事物背面都难免有阴影。这样的成绩也暗示了另外一个事实:并不是每一个航天员都有执行飞行任务的机会。

上一篇:人民币小幅收升美及盟国对叙利亚军事打击对美
下一篇:最后一页